出海做to B,有没有时机?

滚动
2020
02/06
04:05
分享
评论
发布时间:2020-02-06 16:05:25

作者 | caozsay 泉源|caoz的梦呓(ID:caozsay)

春节前后有不少海内老板来新加坡,我这边前后也见了很多多少个,其实原本都是来度假的,因为他们最初计划春节行程的时候,还是疫情信息没有公然化的时候。但究竟是老板,度假也不忘事情,而且来了之后确实也遇到了疫情的这样话题,那么好几个老板也都咨询同一个问题,现在出海有没有时机,时机在那里。

差别企业的产物差别,服务方式也差别,前几年,提这个话题的,还都是以To C为主,最近这几年不太一样,To B的老板也越来越思考出海的问题,而且有的就特别直接,能不能找当地署理商一起把东南亚局势打开。

我小我私家以为时机还是有的。

在To B领域中国企业最大的竞争力是什么?

技术么?产物能力么?人才优势么?

差别企业配景差别,不能说这些没有,但我以为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,其实是服务响应能力。

你们知道外洋公司是怎么响应客户诉求的,你周五有事,对不起,只能发邮件,客户司理基本上不会提供私人联系电话的,只有公司电话,周末电话只有留言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复。下周一,如果运气好,你会收到确切的回复邮件,运气特别好的话,还可能收到回复的电话。如果运气欠好,你会收到一封邮件说,对不起,你的客户司理正在休假,下周他回来会联系您。

而中国公司,许多公司是可以做到很是快的响应,很是实时的事件处置惩罚,大部门客户司理都可以在微信上随时呼叫。

华为当年怎么打下外洋市场的,一开始,我说真的,二十年前华为技术真的比不了西欧同行,也是山寨身世的,别抬杠,说的不是现在!其时就是拼服务,西欧人不敢去的地方,华为的人敢去,西欧人磨磨蹭蹭的事情,华为人利利索索的处置惩罚了。当年华为技术还不行的时候,故障多不多,真的也多来着,客户一个电话,随时过来抢修,当年迈外客户就没见过这样的。

西欧的产物其时虽然故障没那么多,但一出故障,算吧,专家从上飞机开始跟你算钱,然后还啰烦琐嗦,干俩小时,喝个咖啡再说,干俩小时,不行,天气太热,需要休息,最后华为靠免费维护,低价而且超快响应的服务能力,硬是把西欧巨头的市场抢了下来,再往后技术迭代升级,青出于蓝,西欧人连技术优势都没了,那是后话。

做To B业务的,我小我私家认为,响应能力和服务效率,是中国企业最大的竞争力所在,可能许多海内的企业没有把这个看成竞争力,或者在外洋入乡随俗,靠当地互助同伴提供客户服务,舍弃了这个竞争力。

说白了,反馈快一点,腿勤一点,这个可能需要一点时间积攒,究竟口碑是需要时间的,等这个口碑下来了,竞争对手再想撼动你就难了。

前段时间我提UCloud上市的案例,其实UCloud在海内,许多时候也是靠这一招,早期许多客户发现阿里云响应不努力,回复不让人满足,而UCloud能从巨头手里抢下不少大客户,其实服务响应能力是很是重要的竞争点。

那么中国企业 To B的逆境是什么呢。

最大的障碍是,缺乏信用积累,实话说,前段时间跟新加坡朋侪谈天,他们讲,你看新加坡那些银行,金融机构,电信机构,其实也有很高的IT相关的预算,都是找那些美国巨头的咨询公司,一个个西装革履,做很是漂亮的PPT给他们,然后一个订单可能上千万新币或美元,很漂亮的设计。

然后呢,层层转包,最后不知道哪个印度小公司接单,开发成本有没有一两百万美元都不知道。

我都吐槽过,大华银行的商业网银系统,bug多的都不像有测试过的样子。

但没措施,他们信那些美国的咨询巨头。你没有西装革履,没有谁人配景,你连这个项目竞标的门在那里都不知道。

所以中国企业出海,做To B服务,最重要的是找一些信用背书的互助者。好比说,你直接跟麦肯锡互助,跟谁谁谁互助。你说不是要被人家宰一刀,没措施,一步步来,你先要有生意,再想措施让自己的信用和品牌建设起来。或者你找一些当田主权基金投资你,好比淡马锡,淡马锡如果投资了,让他们带着你去跟他们投资的其他当地项目谈,是不是就相对好谈了。

此外,就算免费,也要做一些可以信用背书的案例。

要有一些这样的格式,你上来好比说,送给当地高校,当地商会首脑,一些你的技术产物资源,送给他们用,服务到位,让他们真心以为产物好,口碑好。你自己再去宣传推广的时候,这个自己就很值钱,谁人什么什么高校的什么实验室用我们产物呢,谁人什么什么企业,某商会的带头年老,是我们客户,这就是口碑效应,然后由当地的高校或者商会首脑协助你组织一些分享会,影响力和公信力也就容易起来了。

一个典型案例,我知道商汤新加坡现在生意做起来了,收入和毛利其实相当可观,整个局势已经打开了,那么当地高校互助实验室,当田主权基金投资,对他们打开市场,感动当地巨头客户还是会有相当的资助。

而字节跳动的办公系统飞书进入新加坡,第一个行动就是打入当地高校。

再说一个很重要的商业秘密。

外洋市场,在面临付费客户服务的这个事情上,其实比中国而言,我说实话,服务难度要低许多。中国客户其实更难伺候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,我坦白一句,或者说自黑一句,我来新加坡,注册公司,生长业务,找中介署理帮我做对差池,我今天实话实说,我属于那种比力难伺候的客户。对中介其实是种种不满足。

厥后,这些年过来了,看到一波波国人来坡注册公司,生长业务,也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然后我也开始换位思考,逐步意识到了,其实中国客户,都比力难伺候。

我们属于花了钱,以为自己许多需求就应该天经地义。

但在人家的文化配景里,不是这样的,你这个价钱,只能享受这样的服务,你想要更多的服务,对不起,加钱。或者对不起,没有,你应该找其他服务商去。

中国人认为许多属于你收了钱就该做的事情,对不起,人家认为,收的钱不含这个。

随便举个例子,我以为帮我报税的中介没有提醒我的税务风险,没有帮我做税务计划。但实际上,中介以为,收的钱就是报税,报税就是填表格,正当填表格而已。做税务计划有专门的专业公司做,价钱是报税的许多倍。

外洋客户敷衍费的感知,和中国客户,真的差距很大。外洋客户付费后,如果发现产物达不到自己的诉求,普遍会小心审慎的问,是否能提供其他产物可以告竣诉求,需要加几多钱可以?而许多中国客户会开骂,老子付钱了,你们凭什么不提供这个服务。

说真的,中国的商业情况相对来说,竞争猛烈水平,残酷水平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准,导致了中国用户敷衍费所享受的服务的预期值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,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。

所以,在外洋,你们只要提供应客户一点分外的利益,他们都市很欣喜,哪怕这些在中国都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。

其实,中国血统的公司已经证明晰中国人完全可以做好全球To B的生意。好比Zoom,很典型的案例。另外再说一个,Appannie,中国所有出海做app的都市关注这个数据吧,这个公司其实当年是在北京建立的。

题图,加钱哥。客户提更多要求,没问题,加钱就行。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客户 中国 新加坡 产物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果壳财经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首创人兼“灵魂人物”蔡勇在此次IPO前夕突然告退,原证监会官员等敏感人物的突击入股,以致其赖以生存竞争的焦点产物的《新药证书》掩护期限已于近年失效,这些都或将成为引发其此次IPO功败垂成的不确定性诱因。 本文由叩叩财讯(ID:koukounews)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:陈渝川@北京 编辑:翟 睿@北京 “许多时候,选择比努力更重要!” 曾叱咤海内皮鞋市场的两大“鞋王”,正在用自身的亲身履历演绎着
滚动
海豚家:海量正品货源+增值服务“盘”活会员电商
滚动
“83号文其实是给网贷的最后出路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羁系态度用明白话说就是,这段时间内:有问题的平台该袒露就袒露出来;该清退的就清退;该经侦立案的立案,该转型的转型,实力雄厚的平台冲刺小贷牌照或者转型消费金融,去拿牌当正规军。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8日电(彭婧如)2019年,P2P网贷机构并欠好过。“整顿、清理、取缔”,有人认为中国P2P生于2007年,卒于2019年。 九省份发文取缔P2P网贷业
滚动
孙飘扬,恒瑞医药灵魂人物,人称“医药一哥”。在他的领导下,一个普通的药厂不仅得以起死回生,还逐渐发展为A股“药王”,市值高达4000亿。而孙飘扬本人,也完成了从普通职员到江苏首富的逆袭史。其妻钟慧娟也是港股“药王”实控人,两人被称为“中国最赚钱的伉俪”,身家近1750亿。 作者|市界 可杨 编辑|老拿 江苏首富卸任了。 1月16日晚间,恒瑞医药公布通告称,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集会选举周云曙为公司第八
滚动
克日,人民银行的一则 “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订价基准转换为LPR”的通告,引起了市场的关注。 其实,这已经不是央行第一次实验将房贷利率与LPR(贷款市场报价利率)举行接轨了。早在2019年10月8日,央行就下文要求2019年10月8日以后,新增住房贷款利率订价都应该接纳“LPR + 利率加点”模式。 而本次政策,利率订价基准的调整工具则针对10月8日以前的贷款购房者。凭据新政的要求,他们需要在与银行
滚动

相关推荐

1
3